[转载]五千年少有的政治家刘禅 装傻装得好也靠才

作为三国中最弱的一方,刘禅能领导蜀国41年,既避免了班子内部互相倾轧,也没有隔几年发动一次大的运动,而政权稳固。在国家人民去留之际,后主看重的是人民的现实利益,摈弃了面子政治,减少了生命财产的无谓牺牲。

刘备与诸葛亮的君臣关系之“和谐和美妙”(相对的),为历代有识之士赞不绝口,被视为封建社会中最理想、最完美的君臣关系的典范。作为接任者,刘禅能从父亲那里完整地承续到这种“和谐和美妙”的君臣关系,且把这种关系发展成了“黄金搭档”,都充分说明了刘禅的“大气”。
继续阅读

《沉思录》摘选

译者前言:这是一本写给自己的书。这不是一本时髦的书,而是一本经久的书,买来不一定马上读,但一定会有需要它的时候。近两千年前有一个人写下了它,再过两千年一定也还有人去读它。


是不幸的,因为这事对我发生了。——不要这样,而是想我是幸福的,虽然这件事发生了,因为我对痛苦始终保持着自由,不为现在或将来的恐惧所压倒。因为像这
样的一件事可能对每一个人发生,但不是每一个人在这种场合都始终使自己免于痛苦。那么为什么不是一件幸事而是一个不幸对我发生呢?你在所有情况下都把那并
不偏离人的本性的东西称为一个人的不幸吗?一个事物,当它并不违反人的本性的意志时,你会把它看成对人的本性的偏离吗?好,你知道本性的意志,那这发生的
事情将阻止你做一个正直、高尚、节制、明智和不受轻率的意见喝错误影响的人吗?难道它将阻止你拥有节制、自由和别的一切好品质吗?人的本性正是在这些品质
中获得所有属它自己的东西。记住在任何可能使你烦恼的场合都采用这一原则:即这并非是一个不幸,而高贵地忍受它却是一个幸运。

早晨当你不
情愿起床时,让这一思想出现——我正起来去做一个人的工作。如果我是要去做我因此而存在,因此而被带入这一世界的工作,那么我有什么不满意呢?难道我是为
了躲在温暖的被子里睡眠而生的吗?——但这是比较愉快的。——那你的存在是为了获取快乐,而全然不是为了行动和尽力吗?

你碰到的外部事物使你分心吗?给出时间来学习新的和好的东西而停止兜圈子吧。但你也必须避免被带到另一条道路。因为那些在生活中被自己的活动弄得精疲力尽的人也是放浪者,他们没有目标来引导每一个行为,总之,他们的所有思想都是无目的的。

不要再随便地游荡,因为你将面临自己记忆力的衰退,不再能追忆古代罗马和希腊人的行为,也读不成你为自己晚年保存的书籍。那么抓紧你前面的最后的一些日子,丢开无用的希望,来自己援助自己,如果你完全关心自己的话,而这是在你的力量范围之内的。

……身体、灵魂、理智;感觉属于身体;爱好属于灵魂;原则属于理智。……


们寻求隐退自身,他们隐居与乡村茅屋,山林海滨;你也倾向于渴望这些事情。但这完全是凡夫俗子的一个标记,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你要退入自身你都可以这样做。
因为一个人退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如退入自己的心灵更为宁静和更少苦恼,特别是当他在心里有这种思想的时候,通过考虑它们,他马上就进入了完全的宁静。我坚
持认为:宁静不过是心灵的井然有序。

丢开你的意见,那么你就丢开了抱怨:“我受到了伤害。”而丢开了“我受到了伤害”的抱怨,这伤害也就消失了。

不要对事物抱一种那错待你的人所抱的同样的意见,或者抱一种他希望你有的意见,而是要按期本来面目看待事物。

这是一个羞愧:当你的身体还没有衰退时,你的灵魂就先在生活中衰退。


一个人对你做了什么错事时,马上考虑他是抱一种什么善恶观做了这些错事。因为当你明白了他的善恶观,你将怜悯他,既不奇怪也不生气。因为或者你自己会想与
他做的相同的事是善的,或者认为另一件同样性质的事是善的,那么宽恕他就是你的义务。但如果你不认为这样的事情是善的或恶的,你将更愿意好好地对待那在错
误中的人。

……

灵魂 意识 神

    其实以上的这几个词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思考到现在的几个词语,在这里发表点自己的一些想法。    

    生命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比如人。人脑具有处理数据的能力,电脑也有;人脑具有储存数据的功能,电脑也有;人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许多身体器官,比如手、脚,电脑也可以;可是为什么人有思想,电脑却没有?

    人的思想从何而来,或者说是意识,而人死亡之后它又何去何从?意识是不是一种物质存在的体现? 哲学上习惯的将这个世界分为精神和物质,于是有了孰先孰后的争论,于是有了唯心和唯物。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意识应当属于精神的范畴,而不是一种物质。曾经我也是这么想的。曾经我也以为时间和空间都是绝对的存在,是一种超脱于所有物质而单独存在的一种东西,后来爱因斯坦说时间和空间其实只是物质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一种属性,虽然关于相对论,目前也有很多争议,但我持支持态度。从这个角度再来考虑,精神和物质就真的是绝缘的么?我们用什么才能够证明意识的存在?也许精神也是一种物质的另类体现,也许他们并不是那么绝对。我相信有神的存在,但却不同于宗教中的神。以下是我的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

    曾经,我对意识是这样一种态度,觉得意识是一种灵魂的体现,灵魂附在我们身上,我们具有了意识。按照这样一种想法,我就幻想过是否能和别人交换灵魂呢?从而在别人的身上感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后来学了许多关于生物的知识,我知道人的所有活动都是由大脑来控制的,于是我认为意识是存在于大脑之中的一种东西,但究竟是什么呢?是不是灵魂呢?灵魂是否能单独存在呢?是否能交换呢?

    我做了一个假设,如果灵魂存在并且可以交换,那么我和他进行了灵魂的交换。那么如何才能证明我们的确交换了呢?无非是我虽然拥有他的身体,却仍然有我的意识。那到底怎样才算是我的意识呢?是靠记得以前的事么?难道数据信息就等于意识?肯定不对。那到底意识是什么呢?

    数据!信息!意识!我突然联想到了程序。意识也许就是一种对数据的处理的实体,那不就是一个程序?那好,人就好比是一个程序(这个比喻在黑客帝国中出现过),所有的人都具有同一个父抽象类,在这个父类中定义了很多抽象方法(比如一个人的性格,脾气),每一个人在继承了父类的所有这些方法后都必须对其进行重载,于是造就了一个个形形色色的程序。在人之初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只有代码的程序,也就是我们写出来尚未调试运行的程序。在他开始步入这个世界之后,程序开始运作,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参数的输入(比如生长的环境,学到的知识),也会输出各种各样的参数(比如他的处世态度,获得成绩等),程序运行,直到周期结束。经过这样分析,人似乎和程序运行差不多。其实程序就是仿照人的思维来设计的,所以才有了人工智能。也许在这样一个比喻的过程中,人似乎变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东西,就跟程序一样。其实不然,一段程序,虽然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为它写过一句和意识有关的语句,但是有一样东西却在无形之中贯穿了整个程序,那就是程序的算法,而这个算法是人为它设计的。那人呢?也许就不是这样简单的以算法来说的过去了吧。

    换个角度,我们来追寻意识的起源,先谈生命的起源,生命的诞生,应该是起于精子与卵子融合,一般来说,胚胎的形成就象征了生命的开始,也就是说它具有了意识。可是我还是无法知道到底什么是意识。再往前看,追溯生物的发展史,追溯的单细胞动物再往前,就是有机物的诞生。记得看书说过最初细胞的形成就是由于蛋白质的一种亲水性,那这种亲水性能不能算意识的一种体现呢?很显然大家都会否定,我也否定。但细胞的一种摄取其他物质的行为应该是一种生命行为,那这种生命有意识么?问题似乎又转向了什么是意识这个问题上来了。有时候,我想到过神。

    关于神,小时侯就听过看过很多神话,但这不是我要说的。在一次读关于爱因斯坦的一本书的时候,里面提到爱因斯坦说自己是相信上帝的,但不是教堂里的那个,为此他说过”我相信上帝是不玩掷骰子的。”这就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全新神。后来读《道德经》,老子在通篇中提到的一个“道”,恰好与爱因斯坦提到的神非常的不谋而合(不知道爱有没有读过《道》)。我现在也是持这种观点,这个神,应该是既先于又同时于物质的存在而存在的。说它先于,因为万物的存在都必须遵循它。说它同时于,因为它不能脱离万物而存在。比如水在标准大气压下就是100摄氏度,而不能是其他温度。人类到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不断的去接近神,等到真正碰到神的那天,末日?

   

保质期

      “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每天买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美最爱吃的东西,而5月1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过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个东西上面都有一个日子,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重庆森林》里的一段对白,今天突然想起这个。这个世界有些东西可能两三天就变质了,有些却可能几年甚至几十年。在它变质之前我们可以采取很多办法来延长它的保质期,可是如果它已经过期了呢?无能为力!该是你的它总是你的,该变质的总是要变质,何必要为了这些东西而烦恼呢?

路漫漫兮

    路漫漫兮,独来独往。时间就象飞舞的柳絮,看似众多,抓到手中的却没有多少。浑浑噩噩挖了许多坑,没有挖到一块金子,倒是摔了几跤。所谓理想,就象画画,不知道从哪下手才能画好。譬如画人,有人说从眼睛画起,有人说从脸花起,更有高手说从头发画起。其实从哪画起都能画好,关键是你敢不敢照着自己的手画下去。
    前段日子老是抱怨时间太紧,不够我花,后来一件一件的做,也就那样,所谓的浪费的时间,原来大部分花在了抱怨上。踌躇满志的曾想做些大事,却如“倒霉”的天文学家掉入了下水井。望着望着望久了,也就累了。开始老想着从前美好的时光,却在这些怀念中忽视了更美好的现在。想着想着想久了,也就忘了。
    风,原来可以这么刮!我在想念着人,人在想念着我。原来到头来只是我在想我,人在想人,人的思想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一个新的坐标原点 [原]

   我们生活在四维空间里头,一个充满着神秘感的世界,仿佛是神创造好的一个巨大的房间,我们都在拼命地试图用我们的理论去迎合这个房间。科学象一张无形的网,看不见却能摸的着,从欧几里得的三维空间到闵可夫斯基的四维空间,从笛卡儿坐标到高斯坐标,从经典的时空论到相对的时空论,我仿佛看见了世界在神奇的变化,刚性的物体开始变的扭曲,时间从不可琢磨到成为物体的属性,我看到了。人类真的很伟大,人生真的太短暂,原来我们的世界完全可以用一个坐标系来表示,长久以来我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的世界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究竟有没有神的存在?为什么水在标准大气压下沸点就一定要是100摄氏度?等到人类认识了所有东西,也许答案就能出来了,可惜的是,我,看不到那一天,但我将为此而奋斗下去。这是我的一个新的坐标原点!